> 家居 >

国旗,飞扬在北山上

2019-10-12 07:01

北山,一个在 新疆再普通不过的名字,不用去 想象她是怎样的景色,却让我 在一个月前就萌发了要去看看她的想法。


皮卡在 空旷的戈壁滩上行驶,两边就是沙漠,风刮着 细沙在路上蛇形般流动,又似轻纱般飘逸,颠簸的路延伸到远处,看不清北山的模样。崎岖的 路面只有我们的身影,车在路上跳、人在车里跳、心在肚子里跳--这就是“三跳路”。


我的同 事秦平利娴熟地驾驶着车辆往前开去,这条路 对他来说再熟悉不过了,近20年往返 于北山这个看起平淡却很温暖的地方。


到了晌午,只有70公里的 路我们才走了半程。秦平利告诉我,昨天他 上山时看见几只黄羊。于是,阳光下的困意、路途的 颠簸感瞬间消失,我睁大 眼睛朝窗外张望,寻找这 戈壁滩上的神奇生灵。路过一座桥,我听到了水,见到了绿,于是更加兴奋,似乎感 受到了北山的气息,似乎听 到了北山的声音,似乎触 摸到了北山的模样。


汽车继 续向北山方向行进,有些路 段被山上的洪水冲断,我们只能改道。北山,我在车 里心里默默想象着她的模样,念叨她的名字。


北山越来越清晰,眼前的 情景似乎有点失望,依旧是光秃秃的山。但是,似乎又隐隐感到亲切,这里有了水流声,有了房屋,有了人家,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北山水源地。


随着几声狗叫,一名中 年男子穿着一身军绿色衣服出来迎接我们。他是徐启国,土生土长的兵团人,脸庞有点黑,敦厚朴实。他的妻子也迎了出来,个子不高,言语不多,脸上带 着笑容招呼着我们。夫妻俩 在这里已经驻守了8年。


我们边走边聊,徐启国 从屋子里捧出一面国旗说,昨天刮大风,红旗被刮跑了,找了半 天才从戈壁滩上找回来。我和他 重新把国旗升起来。没有庄严的国歌声,也没有庄严的仪式,我的血 液此时却无比沸腾。国旗迎 着风在这个小院里招展,阳光下 的它是北山上最美的那抹红。


走进徐 启国夫妇住的房子,里面收拾得干干净净,地上有几个小西瓜,他说是 他们自己在后面的菜园里种的。我好奇 地让他们带我去看看,一片不大的菜园里,有辣椒、茄子、西瓜、土豆、洋葱,更让人 眼前一亮的是一簇盛开的格桑花,还有地雷花和黄寿菊。几只翩 翩起舞的蝴蝶在花丛中飞来飞去,点缀着 整个菜园的芬芳,也点缀 着整个北山的生机。


从菜园出来,我们走 进两座不大的平房,北山下 来的水在这里分级沉淀,再通过 蜿蜒的管道输送到山下。这时,徐启国蹲下来,用手掬 起一捧有点浑浊的水尝了尝,说没有咸味。


从沉淀房出来,我们跟 随徐启国来到坝口,七八米 宽的河道只有手掌深的水潺潺地流着,经过闸口流到沉淀房,再流到70公里外 的二师三十四团。徐启国走到坝口,看了看远处的水流,弯腰捡 拾起流水冲下来的杂草枯枝,再把稍 大点的石块清理出来,让水流更加畅通。


望着对 面光秃秃的北山,徐启国说,他和妻子在这里坚守8年了,而每年 春节都是他独自一人在这里守着这条溪流,因为他 知道过年是山下人最离不开水的时候。他说,他是兵团人,也是党员,知道自 己身上的责任和担子,要看好 这片滋润团场的水源地,守好这 条哺育团场的生命线。他说,不久前 他骑着摩托车下山办事,妻子坐在后面,路过一处沙梁子,摩托车陷进沙包,失去重心,连车带人倒了,高温的 排气管烫伤了妻子的脚踝。我低头看了看他妻子,脚踝处缠着红色的布。


北山的 故事徐启国记得清清楚楚,历历在目。几年前,他趴在 房顶上发现远处有个身影摇摇晃晃朝水源地走过来。荒郊野外,一个人 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他立即警觉起来。于是,他握起 钢叉向那个人跑过去,那时他 的毛孔都要竖起来了--这个人 和前两天通缉令上面的人非常相似。他一边控制住嫌疑人,一边给 山下的派出所报警。警车终于到了,将嫌疑人带上了车,徐启国累倒在地上。我问徐启国这件事,他没有正面说起,或许在他看来,这是再 也简单不过的事情;或许在他看来,这也正 是兵团人的职责。


徐启国还说,这里的 夜晚有时候可以听到狼的嚎叫。我没有亲眼见到狼,此时却 在脑海里翻滚着狼的嚎叫声,阵阵不 断地从远处传来,胳膊上 的汗毛瞬间竖了起来。


坝口旁竖起20平方米的太阳能板,这里收 集起来的电大部分供闸口升降机、视频监 控和卫星电话使用,剩余部 分才供他们平时做饭使用。如果遇到阴天或山洪,日常做饭那部分电就“贡献”出来,确保工 作机械设备用电安全。


太阳能 板旁边的白色房子里摆满了蓄电池,这也是 山洪下来时徐启国必须守的地方。因为山洪下来时,必须关 闭往山下输送的管道,要不然 泥沙会堵塞输水管道,造成更大的问题。不过,问题也来了,按照现在的情形来看,当年管 道设计口径有点小,洪水来 临必须关闭管道。至于洪 水什么时候退去,他也不知道,只能守 在这间房子里不停地观测着水流的情况,洪水一旦退去,他就立马打开闸门,放水下山。


告别时,徐启国 夫妇将我们送到了大门口,远远地 还在向我们挥着手。我望见 北山上的那面红旗在风中飘扬,也闻到 了他们菜园地里那簇格桑花的芬芳。


再见,北山。再见,飞扬在北山上的国旗!


友情链接:    东北彩票论坛   新泰彩票   分分彩导航   世界杯体彩   彩八彩票客户端c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