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纪录 >

如何成为战士的“自己人”

2019-10-11 01:03

上任之 初的连军人大会上,在认真 听完每名战士的自我介绍后,我很希 望下次见面就能叫出大伙儿的名字。可实际上,我根本做不到。


刚到连队的那几天,我到哪 儿都会揣着花名册,没事就翻出来看一看、记一记。全连几十号人,要记住 每一名战士的年龄、籍贯等十几项信息,还要对 着发型相同的证件照认清长相,经常是 记住这个忘了那个。虽然我也知道,只要相 处一段肯定能摸清情况,但我还 是想尽量压缩时间,让大家 觉得新来的指导员很“用心”。


事实证明,自己用 的心还远远不够。把花名册背下来后,我开始 挨个找战士谈心。因为清 楚地记得上等兵小于的籍贯,他一坐下,我就把 自己去他家乡旅游的经历滔滔不绝讲了出来,试图找点共同语言。可没想到,小于一 开口就把我堵住了:指导员,你说的 这些地方我都没去过,我从小 就跟着爸妈到四川生活了……


当天晚上,我把这 件糗事讲给连长王曜权听,连长笑 着给我提了个建议:“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和大家 打成一片得有个过程。不过比 起坐在办公室谈心,我觉得 训练之余和大家聊聊天,打球时同他们吹吹牛,效果应该更好。”


可惜,我从小 就是个比较宅的人,没事只喜欢看书。但正如连长所说,玩在一 起才能心在一起,否则很 难和战士们打成一片。只会坐 在办公室写稿备课的指导员,大家也许会尊敬你,但恐怕很难把你当成“自己人”。


于是我开始了“破冰行动”,没事就 到战士宿舍里侃侃大山,和大家一起打打球……一次我 和小于在打球之后聊得很开心,关于他的基本情况,我再也没忘。


记得有一回,教导员 龚斌接到了他当指导员时所在连队一名战士的电话,虽然已经多年未见,但教导 员还是随口就能聊起对方的家庭情况,对战士 的故事如数家珍,让我佩服不已!


那天,我买了一沓纪念卡,准备给 每名战士写段话。但我发现,真正下笔的时候,自己对 个别战士的优缺点、个人愿 望了解得还是不够详细。看来,离真正 走进每名战士的心里,自己还 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思我悟


不光要做知情人,更要成为知心人


■高思峰


聂荣臻元帅曾说:“做人的工作,是一项最细致的工作,也是很艰苦的工作,要做得细、做得活,要针对 不同的觉悟水平、不同条件的人,采取恰当的、有效的、对症下药的工作方法。”


带兵是 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因为每 名战士都有独立的个性,截然不同的经历,各种各样的想法。尤其在当今时代,战士更喜欢键对键,不爱面对面,有事愿 意找网友不告诉战友,有问题 上百度不问干部,无形中 为管理设置了障碍、增加了难度。


对带兵人来讲,熟悉战 士的基本情况只是基本功,要想成 为战士的知心人,需要付出大量的心血,但这个过程既难且易,有时与 战士打一局游戏、踢一场球,都可能 让情感迅速升温。无论如何,在同战 士们的相处过程中,想要找到那把打开“心锁”的钥匙,非下苦功不可,非动真情不可!


他山之石


做手挽手的战友,当心贴心的兄弟


■张建武


我们究 竟该做怎样的带兵人?


有的带 兵人信奉实力至上,凭素质立身、靠成绩说话。某指导 员训练课目全优,战士们都佩服,但他仗着素质过硬,动辄出口成“脏”,习惯颐指气使,战士们就很有看法。


有的带 兵人试图一鸣惊人。某连长 任职第一天点名背出所有战士姓名,让人觉得很用心,可他只 把心思花在官兵都看得见的地方,刻意扮 演着关心战士的角色,带着缺 少真情实意的面具,战士们都在“配合出演”。


这些带 兵人为啥没成为战士的“自己人”?说白了 还是没有摆正位置,把自己剥离出“兵”这个集体。他们打 心底认为自己是干部、上级,而不是战士的战友、兄弟,习惯坐“高板凳”,而不是坐“矮马扎”。


战争是残酷的,带兵人 和战士应该也必须成为手挽手的战友、心贴心的兄弟。有战士曾给美军“兄弟连”连长迪克·温斯特 写过这样一句话:您受人尊敬,任何曾 在您手下服役的士兵都不会忘记您,我愿意 跟随您一同进入地狱。


有一群 生死与共的战士,这才是优秀的带兵人。


友情链接:    9999彩票-首页   365竞彩平台   9999彩票-首页   宾利时时彩   88彩票---首页_欢迎您